行业动态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/News > 行业动态 >

运输车辆指定道口14个并重重的踩在了胸腹之处,

时间:2019-11-07 08:00 作者:admin 点击:

雪华眉头深锁,他缓缓的睁开眼睛,眼中满是不屑的神情,冰冷的说道:“你当真以为她和你是命定三生的恋人,你只不过是本仙在的一个替身,无论是何种结局,那些过往,那个人从来就不是属于你的,你的存在不过是本仙弃之如敝履的一抹无关紧要的魂识罢了。”

  “无关紧要?呵.....”司马祁华强忍住心神,他的声音轻微低沉,就好像鱼浮浅滩,随时就要窒息。“竟然,无关紧要,你又何必借我之手取那日月晷,妄图吞并了我的魂识,我猜......你拿不得那样东西吧......日月晷认主,认的是,是人人敬仰心怀苍生的雪华仙君,而不是,而不是你这个厚颜无耻的卑劣小人。”

  “闭嘴!”雪华怒不可歇的吼叫着,他当年摒除了那部分魂识封锁在日月晷中,让他始料未及的是,无论是日月晷还是桃铃,这两件本该属于他的东西,竟然都对他嗤之以鼻的那部分魂识,产生了认主的意识,而他遭到了圣器的反噬,仙法大失,否则他又怎甘愿躲在那个建安国内,在幕后波诡算计,确什么都做不到,还东躲西藏生怕向天道泄露行迹。他双眼迸射的寒光,浑身戾气掐住司马祁华的脖颈,将对方提了起来。

  司马祁华的面颊涨的通红,随后因为呼吸困难又变得一阵惨白,他额头青筋毕露,鼻尖沁出细微的汗液,即使如此,他仍然哑着嗓子说道:“你在妒忌,我和你一体,我能感觉出你的情绪。”

  雪华的神情明显一怔,错愕惊讶乃至仓皇转瞬即逝的从脸上划过,他手臂一松,将司马祁华扔在了地上,并重重的踩在了胸腹之处,他傲然睥睨的看着脚下之人,阴森的笑道:“妒忌?是,那又怎样?我承认,圣器什么的确实不是我痛恨你的主要原因。子时已到,我雪华仙君,建安国君,无论如何都会是最后的赢家,你只不过是本仙一只手就能掐死的蝼蚁,你想桃夭夭是吧?告诉你,她根本就不是你这等蝼蚁可以觊觎的。我就让你见见他。”

  话音刚落,那浓重的白雾缓缓散去,露出了两边街道原本的模样,那浓雾散去后露出的残月映照的周边更是萧条败落。那街道尽头,几人身影正缓缓靠近,其中一人,一袭白衣裙副褶褶如雪月光滑流动倾泻于地,那女子身后的男子身材瘦小,一身朱色缎面长袍,手中提着盏不过一掌大的水晶宫灯。

  司马祁华费力的撑起头,往不远处望去,只是那一眼他面色带着明显的思念、难堪、悲愤,五味杂陈,雪华看着地上之人,那好似心跳停止半拍的模样,极度满意,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桃夭夭面无表情的走到了雪华身后,她瞥了瞥地上之人,淡漠的开口:“你何必还要试探,如今我和他见也见到了,背叛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。子时已到,你还是抓紧时间吧。”

  雪华的眸底流光溢彩,闪现着兴奋的神采,就好像石子投入水中,脸上荡漾着波纹,“好,好。我答应你,断了你情劫,助你早日回到天界,你我互惠互利。花神大人,还望你不要食言。”雪华将身子几乎是完全凑在桃夭夭耳畔处说的这些话,他的气息虽冰冷血腥,但那勾人的嗓音确旖旎暧昧。

  话音落下,雪华抬起了脚,他一甩衣摆坐在了司马祁华的身边,他微微的闭上眼眸,丹田之处汇聚了一股气流蜿蜒至掌中,他一掌打在了司马祁华的天灵盖处,就在这时,他本胜却在握自信满满的样子一下荡然无存,他面色一沉,一把抓住司马祁华的衣领之处,怒呵道:“日月晷呢?这么重要的东西,你怎么可能不放在身上?日月晷镇压亡灵多年,到了枉死城圣器必定会有反应,我明明在这城中嗅到了那东西的气息,你藏在了哪?”

  司马祁华嘴角附上一丝冷笑,他吃力撑着妄图坐起,离雪华耳边近了近,说道:“你当然可以嗅到他的气息,他一直在你身边。”

  雪华面色一怔,随后他眼睛睁大,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,确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,日月晷从他天灵盖直直的插了下来,那速度极快,他还未做反应,大滴的鲜血喷薄而出,他如一头濒死的野兽一般,日月晷的净化之力很快在他周身游走,那种疼痛挖心摘胆,切肤之痛。

  “啊!”雪华的惊呼如潮水猛烈,响彻整个枉死城,他全身渐渐腐败,那双白骨森森的手一把打在了桃夭夭的胸口,“你不是她,你是谁?我杀了你!”

  桃夭夭浑身好似被万箭穿过,一时间血流不止,将整个地面染得触目惊心,她脸上的人皮面具也因为那一掌,而出现了裂缝。雪华看到更是怒火中烧,他一把将李姬脸皮扯下,那皮相之下很快只剩一双空洞无神,无悲无喜的黑洞,很快,那黑洞就永远的合上了。

  雪华已是强弩之末,他没有察觉是,司马祁华已经站在了他身后,对方拖着重伤的残躯,一步一步的朝着他靠近,那声音更像是来自九幽深处,“你错了,被摒弃的从来都只有你一个!”

  这话音落地,雪华那残缺不全,皮肉分离,露出白骨身躯,重重的跪倒在地。

  “你以为,这么多年是你藏的深?你在天道眼中早不过是游走在凡间的一抹无名幽魂。你说的没错,从今以后世上再无司马祁华其人,不过,天道只承认的那一个雪华仙君,从古至今再到往后,只会是我!”

  司马祁华说话同时,他狠狠的将日月晷往下压去,直到将那无比骄傲的建安国王一剖为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