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动态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/News > 行业动态 >

道路危险货物运输行业布置夏季运输安全及防范

时间:2019-11-07 07:55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另一边的华京城内,雪华眼眸中满是餍足之色,他心满意足的舔舐着薄凉的红唇,那本是白骨森森枯槁苍老的皮肤,已经充盈红润,饱满了起来。

  庸晚眸底冰冷的看着那身边四分五裂的女子酮体,血水横流将整个偏殿寝房洒满,空气中弥漫的腥臭气息更是让几米之外的人都不忍作呕。唯独庸晚,似乎毫无嗅觉,那刺眼的猩红在他眼里不过是最寻常的一抹颜色。

  “看来你好多了。”庸晚的声音冷淡如常。

  “确实好多了,不过撑不了多久.....这身子,除非一直被鲜血滋养着,否则最多一个时辰就又该变回原样了。”雪华的样貌已经恢复如初了,除了这嘶哑的嗓音。

  “哼,我还担心你先前来样子,会不好意思见故人。”庸晚冷笑一声。

  “故人?”雪华的发丝凌乱的打在肩头,那暴露在外的肌肤被血污体液沾染,就好像将他包裹在中让人难以窥见,唯独那双桃花眼,从浑浊变得愈发清晰。

  “是,本王倒是很好奇,你对那人是思之若狂还是,见了会.....害怕?”

  那清晰的桃花眼愈发阴森冷峻,他直勾勾的盯着庸晚,慢慢的站起身子,那比庸晚高半头的体量,看起来极具压迫性,“你什么意思?那人......在哪?”

  庸晚毫无惧色,他嘴角泛起涟漪,好似异常欢喜的笑道:“看建安王您这样子,在下心中真是愉悦,看来之前伤你如此之重的人,是和她有关吧?”

  这话音刚落,雪华那满是鲜血的双手就已经猛烈的掐在了庸晚的脖颈之上,庸晚的双颊涨的飞红,那被掐着的白皙肌肤也出现了淡淡的淤青。庸晚被突如其来的掐了起来,面上确毫无变化,眼眸内依然平淡如水。

  “无趣,最烦看你这样子。”雪华有些不耐烦的松了手,庸晚被重重的摔倒在地。

  庸晚坐在地上,眼中晦暗不明,看不出情绪波澜,他大口喘着粗气,停顿了须臾,便哑着嗓子笑道,那声音桀桀阴森。

  “你笑什么?那人就算来,也不会来此寻我,他那小情郎可是在不远处......”

  “是吗?你就这么自信?不怕我杀了你,让一切都结束!”这声音清脆空灵,悠远传来,听得雪华面上一征,他随后下意识后退了半步,眼神中布满惊异。

  桃香本是清爽甜蜜,沁人心脾,但那股淡淡的香气如今就像一条巨蟒缠绕至雪华周身,那种粘腻感从雪华的鼻腔充斥肺腑,填满危险的气息。

  只见那女子步履轻盈,缓缓的朝他们走近,她背着光看不清面容,身后的光晕将大包裹在内,仿佛自戴一对巨大翅膀,振翅而来。

  雪华的嘴角微张,轻轻的颤了一瞬,他重重的咽了口口水,他不是怕死在桃夭夭手下,更害怕的是让对方看到如今自己的狼狈肮脏,他狠厉的瞪了一眼地上的庸晚,低沉着嗓子带着怒气问道:“你出卖我?”

  那女子明艳白皙的面容在眼前逐渐放大,她嗤笑一声,眸底是一划而过的厌恶之色,他鄙夷的看着面前的雪华,将手中的佩剑顺手往身后一扔,竟然没在言语,也没在多看对方一眼,而是自顾自的穿过那堆血肉,坐在了正椅之中。

  “放心,之前未取了你性命,如今我也无意要了他。”

  “你,你不是来杀我的?”

  “我若想要你的命,你以为你还可以这样云淡风轻的站在这吗?”

  “你是来护着他的?”

  “哼”桃夭夭冷哼一声,轻笑开来,明艳的面孔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,“你们本就不该存活于世。不过,此番我与你的目的相同。”

  雪华的神情有丝错愕,他睁大双眼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:“你知道,我要收了他回体。你不担心,从此世上再无司马祁华。”

  桃夭夭表情淡漠,冷冷的看着对方,风拂无痕,她的面上看不出悲喜,眸色不见一丝生机。

  雪华愣了一下,心中有些疑惑“你到底想干吗?”

  桃夭夭笑了,“没什么,我只有一个要求,今夜子时,我要随你一同去见他。”

  “荒谬,你知道我那时最为虚弱,你缘何笃定我会让你一同前往?”

  “仙人同体,撼动天地,你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,就需要日月晷和一位有仙格的人相助,日月晷你已经骗的司马祁华取在手里,可惜,那人还缺了一位。”

  房间的门大敞,不少新鲜的空气涌了进来,空间中血腥气息消散了不少,屋内沉默良久,好半晌,雪华在慢慢的开口。“你要助我?为什么?你怎么不直接去找他。”

  “找他?让直接告诉他,要毁了那情劫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要他神魂俱灭,无**回?”桃夭夭的声音透露一丝不耐烦。“你没的选择,要不,我把你们俩都杀了,要不就听我的安排。”

  雪华眼底闪过迟疑之色,他沉下头,思索了片刻,终于重重的应了下来。

  桃夭夭嘴角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,转身往外踏去,她声音一如轻灵,像那跳跃的鸟雀踏在心尖,转瞬离去,“天色不早了,这里丑的很,我去外面等你。”

  雪华望着桃夭夭的背影,不知在想什么,庸晚上前一步,神情戏谑的开口道:“仙格之人,你不是抓了一个吗?”他指的正是,毫无缚鸡之力的了然大师。

  “所有啊,我就是想看看,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?”

  “你不怕有诈?”

  “比起那个,我反而更好奇她。所有,子时你陪我,把了然带着。”

  “我可不敢,我可打不过你的花神大人。”

  “你放心,她即是心性大变,终究不会伤了凡人。”雪华整了整自己的衣摆,他随手拎起躺在地上,还未咽气的一名宫女,附耳暧昧的说道:“来,帮我梳洗一下。”

  宫女两眼一翻,浑身抖动的跟筛子一般,她哆哆嗦嗦的抱着自己,不敢动弹。

  雪华音调轻柔,好似爱人般温柔的说道:“别怕,你这不好好的嘛,我没伤着你,帮我梳洗干净,我放你走。”

  那宫女面色煞白,双颊满是泪珠,她眼中满是祈求的看向不远处的庸晚,如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,虽长相普通,但也格外楚楚可怜。

  庸晚神色有些不忍,他静默了一会,缓缓的朝那宫女走去,庸晚生的秀气白净,看起来亲切和蔼。他轻轻的将宫女扶了起来,用袖摆擦拭了那满面的泪痕,那骨节分明白皙的指尖划过宫女的鼻梁、颧骨直到唇瓣,速度极快,宫女的嘴巴突然涌出大口额鲜血,她神情惊愕,双目睁大,痛苦的发出呜咽声,那猩红的舌头就应经被庸晚用袖帕包裹起来。他随后掏出一枚灰黑色的药物,不过小拇指大小直接塞入对方口中,他淡淡的摇摇头,将那包着舌头的帕子递到宫女手中,随后又掏出一块,将那嘴角的鲜血有些心疼无奈的说道:“这药止疼止血。你去帮建安王梳洗吧,我保你姓名无虞。”庸晚眸底透着坚定,本是惧怕痛苦的宫女,也随之沉了下来,好似安定了不少。

  雪华戏谑的靠在塌上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没想到我们德躬皇子还真是怜香惜玉啊。不知道对你那小情郎,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柔情蜜意啊?”

  雪华故意将小情郎几个字咬的极重,仿佛在故意戳着庸晚的心尖。

  庸晚面色一冷,他狠狠的瞪了雪华一眼,甩袖离去,身后是雪华桀桀的大笑声。

  当夜临近子时,营帐外万籁俱寂,司马祁华站了起来,他摸了摸腰侧的佩剑,神情冷峻的掀开营帐。他自小凡事都厉兵秣马,没有完全准备他绝对不涉足,因为他知道但凡一点小的偏差都可能让未来的结局产生巨大的转变。

  果不其然,营帐外不是他的军将士兵,更不是他的军营账暮。他又回到了那个地方,枉死城。

  无风无声无月,死一般的寂静,周遭是浓浓的迷雾,迷雾正中央,好像留了一条道供人穿行,他踏足走了进去,那股子细碎窸窣的声响再次传入耳中。

  那墨黑无边的尽头,映照出一个浅白的斑点,随之慢慢放大最后形成了一道柔和的光晕,在这诡异的环境中充满着违和感。

  司马祁华墨染的长发顺着衣摆的褶皱几乎要垂到地面,行走间竟然弯成了一道冰冷又怪异的弧度,他张了张口,确感觉自己嗓子又疼又哑,就好像从肺腑涌出的蚁虫顺着往上延伸爬行,他一时不查胸膛痛苦的起伏着,喘息着,只有那一双眼眸冰寒凶狠如同利刃,紧紧的盯着眼前之人。

  那几乎是一模一样的面容,不过一个光风霁月高贵雍容,另一个确邪魅阴森,妖孽阴柔。

  司马祁华很快就察觉到,那股子痛麻感由内向外,渐渐的从口唇延伸至面颊,乃至整个头部,如万千针锥狠狠的由皮肤往外扎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