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动态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/News > 公司动态 >

全国物流综合服务百强企业一把扔掉手中的残剑

时间:2019-11-07 08:01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司马祁华的眸光黯淡无彩,他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结局,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直到身边人的极力晃动与拉扯,才将他浑浑噩噩的情绪拉回来了几分。

  他大意了,他没想到城中之人真的会在沿路布下陷阱。更没想到对方如何会有这么多爆破之物。

  他脑海中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,这个念头极度尖锐,好像只要在脑海中一闪,整个空洞洞的心绪就会被刺的生疼。“夏客?夏客呢,还没有消息吗?”他声音断断续续的,嘶哑低沉,对着一直拉扯他的祁墨兰说道。

  “将军,夏门主还没有回来,也没有讯息。”

  “哈哈......哈......”司马祁华眼眶通红,他冠束因为爆破而断裂,导致头发四散而开,他一身红衣似血,周身被戾气笼罩,看起来各位骇人。他一字一句,狠狠的说道:“董晚!本将真是小瞧了你。”

  话说完,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,一把扔掉手中的残剑,慌慌张张的身上来回摸索着什么。

  “祁将军,前有炸药,后有追兵,我们兄弟死伤惨重,被围困在这了。”祁墨兰身后的参将大声报道。

  这日月晷材质极其特殊,比玉石更为坚韧厚重,比金银更为通透明亮,但即使如此,不知道的,握在手上也只当这是件小摆件罢了。司马祁华拿在眼前,仔细摸索端详,他记得之前他那个护灵皇说过,这玩意认他为主,可以让神魂归于三界之外,是不是也可以让死者复生?

  “可是.....我该如何使用?”司马祁华眼角淡淡的笑意骤减,他像只惊弓之鸟一般,额间的青筋毕露。白客等人察觉到了他的神色异常,以为他在思索解困之法,也不敢轻易唤他。

  “不如,让我教你如何?”突然脑海中一个声音一闪而过,那声线极其淡,就像雨打枯叶,有种枝折叶残的凋零感。

  司马祁华脸色哗变,自从枉死城回来,他早察觉出异样,总感觉不知某处被人窥视着。他心头一颤,嘴角划过一丝冷笑,双目红煞的在意识中反问道:“怎么?听你的声音有点奇怪,莫不是受了重伤?”

  意识中的雪华一征,他没想到对方直戳他痛点,自从在青木山他被花神重创以后,就苍老极衰,他急切的需要司马祁华那部分他曾经嗤之以鼻丢弃的灵魂,以及那鲜活年轻的身体。

  “没想到,你竟然如此关心我啊?”

  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觉得伤你那人下手太轻了。”

  “哼,逞一时口舌之争,又有何意呢?你不是一直想见我吗?不是一直想让我将桃夭夭给你还回来吗?”

  “你....什么意思?她在哪?”

  “哎.....你本就是我,你应该知道我对她的执念,可惜,她自从到了建安后,身体每况日下,她快不行了。我为了救她,耗尽了心力,才重伤如此。”

  “...............”

  “怎么?看来你不信我?”

  “你会这么好心,专程来告诉我这些。”

  “我只是想救她,亦想救你我。”这声音虽仍然苍老,但是隐隐的能听出一丝兴奋之意。

  “.......你要我使用日月晷?”

  “我只是在你需要的时候,恰逢的出现,正好还可以救下我们心爱的女人,又能让一切回到原点。这将会是你最完美的选择。”

  “你需要我怎么做?”

  “很简单,只要你全身心的放松......放心,我会先解了你们迫在眉睫的困局。”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城墙之上,董晚奋力的挣脱身边人的桎梏,他怒气冲冲一把揪住前面人的衣领,“你不说,只是引他来,不会伤其性命吗?”

  眼前男子身型一凌,将那手腕轻而易举的就挣脱开来,那被大氅包裹在其中的样子,早没了先前的俊朗妖冶,而是变得雪鬓霜鬟,暴露在外的皮肤也如枯树枝般干涸粗糙,浑身瘦弱憔悴,毫无生机,唯有那双眼珠色泽冷的像琉璃珠子,仿佛可以穿透一切:“本君今天才知道,你如此的妇人之仁,多愁善感。荒乱中邪正本就难辨,一将成万骨枯,多少白发送走黑发,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得啊。怎么?心软了......”

  “没有,只是,您就不怕真伤了他性命吗?不怕那样东西在硝烟中毁了吗?”

  “呵呵......呵,怎么会呢?他的想法,我可是了如指掌。你可别忘了,这一步棋是谁教你下的。”

  城墙下,不足百里,本将司马大军重重围困的庸军,突然散开,仿佛留了一道出城之路。

  “将军.....不会有诈吧?”白客看司马祁华面色不善,与祁墨兰对视一眼,有些讶异,也不敢轻易打扰,只得悄声跟祁墨兰而后嘀咕道。

  祁墨兰看着眼前逐渐锐减的庸军,一时也摸不准对方也干嘛,心中七上八下的拿不定主意。

  当下,司马大军的几百精兵,由于爆破和围困已经不足几十。这些人早已浑身血污不堪,有的还身负重伤,完全没有劫后余生的雀跃,反而是因为惊疑更为压抑的气氛。

  一时,连月恢弘破竹的气势,在此刻变的无比颓丧萎靡。

  “走!”司马祁华声音稳如钟,无疑在这颓丧的氛围中添上了几分让人心安的情绪。

  “司马将军!”祁墨兰双眼的瞪圆,正欲开口对上对方那笃定坚韧的眸子,心中顿时放心不少,也没质疑,大呵一声:“传令下去,做圈字状,迅速撤离,遇到敌军不要恋战。”

  司马军队连月的常胜辉煌,此刻变得狼狈不堪。司马祁华不顾劝阻,执意要走在队伍最前端,一马当先的姿态突出重围。脑海中那个声音又响起了起来:“不要紧张,我说了保你解此困局,就绝不会诓骗你。”

  “是吗?难道不是你利用董晚的复仇之心,在此设的局?你知道,我不会冒然赴约,必然前方.....会有他人替之。”

  司马祁华的声音极其冷静,听得雪华心中极其不快:“故作镇定,你心中所想都瞒不过我。求我啊,求我教你用日月晷,求我将桃夭夭还给你。”

  司马祁华许久才缓缓的开口,他嗤笑一声:“哼!求的人应该是你吧,你故意引我至此局面,无非是希望通过我的手用这玩意?我来猜猜,难不成,现如今的你使用不了圣器了?”

  对方陷入一阵沉默,好半晌,那道声音才阴森森的响起:“......既然如此,你我互惠互利岂不乐哉?”

  “我可以如你所愿,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  “自然可以,本君决不食言。”

  “你要什么?这皇位,这天下,还是....桃夭夭?本君都可以给你。”

  司马祁华心中愕然了一瞬,是啊,他到底所图什么呢?最初只愿可以和她长相厮守,在到后来,希望得这皇位,能护她鬓角无霜,一世安稳。但其实.......兜兜转转,这么多曾经近在以前的期许,他竟然一次都没有抓住,总是欲望更多,到头来,连最想要的都说不清楚了。

  “啊.....对了,你要那个小兄弟复活?”

  司马祁华回过神来,听见雪华由此一问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这个嘛!说简单却不是易事。生死有命,哪怕是大罗神仙也断不能逆天改命。不过.....我倒是有个办法,可以帮助那个小兄弟重回于世,瞒天过海。”

  “需要日月晷是吗?说来说去,我还是跳不出你设的局啊?”

  “呵....既然你心知肚明,何必如此废话,我教你用日月晷将那小兄弟救回,也可以将这大庸皇帝的宝座给你,甚至还可以把桃夭夭送回你枕边。”